笔趣阁 > 玲珑四犯 > 第 86 章

第 86 章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

笔趣阁 www.biqiuge.net,最快更新玲珑四犯最新章节!

    第 86 章

    所谓的控绒司, 是专为审理官员家眷而设立的衙门。

    上京遍地王侯将相,后宅也与普通人家不一样。官宅女眷大抵有诰封在身, 不拘是一等的大长公主, 还是七等的孺人,多少都吃着朝廷的俸禄,其身份与夫主相匹配。

    这些人中若有人犯事, 当然不能敞开大堂供平民百姓围观。既是有头脸的后宅妇人, 关起门来审理为宜,虽然最终的结果和衙门判定没什么区别, 但过程顾全了家主的面子, 也算对权贵们的一种照顾。

    当然, 面子是照顾到了, 里子一般都稀烂, 控绒司有案底登记, 世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真要是把人扭送了那里,很快消息便会在上京的贵妇圈子里流传开。

    金胜玉如今没什么可顾忌的, 这柳氏就像个长了很久很久的脓包, 你不去挑破她, 她就天长日久地在那里, 虽然已经不痛不痒, 但十分有碍观瞻。开国侯府从当家的县主死后,名声就一直没好过, 反正如此了, 不如一口气解决, 虽然又要被人议论上一阵子,但长远来看, 对自身名望也好,对子孙后代也好,都是一桩利在千秋的好事。

    横竖她心意已决,几个婆子又生猛异常,就算柳氏再叫再闹,也还是活生生被拖到了廊子上。

    江珩听见柳氏撕心裂肺地哭喊:“郎主……郎主啊,我跟了你十六年,我为你生儿育女,就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江珩脚下茫然跟随了两步,“烟……烟桥……”结果被金胜玉一把拽住了。

    “把她的嘴给我堵上!”金胜玉像个冷面的阎王,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禀报锦衣使一声,柳氏身边得力的嬷嬷,一定要着力审问。她知道得不少,不光这次的事,连同上回拿砸死的女使冒充公爵夫人的事,也可一并查一查。瞧着吧,兴许还有好些咱们不知道的,没有翻起旧账来呢。”

    婆子们领了命,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脏兮兮的布条,卷成卷直接塞进了柳氏的嘴里,然后通力合作,将人抬出了院子。

    江珩心里七上八下,眼巴巴看着人被弄出去,回头又看看两个正在啜泣的女儿,再望向金胜玉……那点悲凉的情绪到这里忽然被截断了。

    金胜玉道:“怎么了,侯爷?区区一个婢妾,竟让你如此割舍不下?就算她谋害人命,在你眼里也是可以被原谅的?”说罢哼笑了声,“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柳烟桥的胆子会这么大了,原来都是侯爷纵出来的。侯爷这样昏聩,真不怕在小娘子们面前做了坏示范,将来小娘子们在夫家遇见了这样刁蛮凶狠的妾室,是不是会顾忌夫主也像侯爷一样护短,弄得正室夫人连话都不敢说一句,日日吃足哑巴亏?”

    江珩下不来台,脸上讪讪地。

    魏氏到这时候就得唱一唱白脸了,温声说:“人既去了控绒司,就交给锦衣使去处置吧!郎主与其担心柳氏,倒不如去关心关心苦主。”

    江珩这才想起来,周氏掉了孩子,还在小院里孤孤单单地躺着呢。忙道好,“我这就去瞧瞧她。”

    雪畔和雨畔见母亲被送进内衙,父亲又扔下她们去瞧周姨娘了,一时站在堂上,孤苦无依不知如何是好。

    金胜玉打量了她们一眼,转头吩咐边上的女使:“送小娘子们回自己的院子去吧。”一面道,“柳氏虽生了你们,但她品行不端,早该有这一日。你们要是明辨是非,将来我自然替你们做主。但你们若是和她一样糊涂,鬼鬼祟祟打坏主意,那就别怪我手黑,家里头养两个老姑娘,还是养得起的。”

    雪畔和雨畔领教了她的厉害,哪里还敢跟她叫板,自然唯唯诺诺道是,跟着女使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金胜玉看着她们走远,这才转身去周氏的院子,进门便见周氏哭得凄惨,抓着江珩说:“郎主,我们的孩子没了……”

    江珩也心如刀绞,一径安慰着:“不要紧,将来还会有的。你把心放宽些,先养好身子要紧。”

    魏氏说是啊,“你还年轻,来日方长。如今这灾星已经被押解走了,不日自会还你公道,你消消气,小月子作下了病根儿,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金胜玉在边上看了一阵子,看周氏只顾干嚎没有眼泪,便对江珩道:“侯爷忙自己的事去吧,这里有我们照应着,出不了岔子的。”

    江珩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开解悲痛中的周氏,听金胜玉这么说,便从床沿上站起身来,叮嘱金胜玉仔细照顾周氏,然后一步三回头地,往院门上去了。

    起先咧着嘴的周氏见他走远,这才把五官放回了原处,坐起身问金胜玉:“娘子,这回那贱人总翻不了身了吧?”

    虽说有孕是假的,滑胎也是假的,但柳氏命孔嬷嬷出去采买碎骨子,往汤里下药,这些都是真的。民间内宅妻妾怀孕可不像禁中,须得御医诊了一遍又一遍,妾室有喜,只要正室这里承认并宣扬出去,那就坐实了,谁也不会存疑。至于滑胎,当然是想什么时候滑,就什么时候滑,控绒司只要有了人证物证能定柳氏的罪,绝不会派个产婆来,验证周氏是真怀孕还是假怀孕的。

    金胜玉在圈椅里坐下来,长出了一口气道:“总是够她喝一壶了。亏得那日云娘子提点了我一句,我才想起来提防这个。这回是引蛇出洞,没什么损害,倘或真有人遇喜,谁经得住她那二钱碎骨子?”

    魏氏也觉得后怕,“这贱人真是黑了心肝,为了保得自己儿女荣华富贵,就要叫别人断子绝孙。”

    周氏倚着床架子抚掌,“如今她下了狱,她那三个儿女只怕要恨死她了吧!”

    说起这个,魏氏就感慨,“你不知道,果真龙生龙凤生凤,她的那两个女儿怕受牵连,竟眼睁睁看着母亲被扭送出去,你说稀奇不稀奇?”

    周氏大受震撼,“这不是白疼了一场?”转头又问金胜玉,“娘子,将来那两位小娘子打算怎么料理?难道真要记到娘子名下?”

    金胜玉冷冷牵扯了一下嘴角,“这名可不能乱记,没的将来败坏了我的名声。江觅还小,除掉了柳氏,看看能不能扭转他的品行。三娘将来自有她长姐替她操心,这丫头我瞧了好久,还懂些尺寸长短,唯独那个二娘,尖酸刻薄,和她娘一模一样。”

    既然品行不端,那将来自然要压她一头,想来也没法子嫁得高门了,找个小门小户、琐事不断的送出去,也就罢了。

    三个人坐在周氏的屋子里,兴致勃勃传香饮子来,烤着火说说笑笑地,赏起了外面漫天的飞雪。

    ***

    柳氏下了控绒司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云畔的耳朵里。

    她那时正坐在炉子前熬制枇杷膏,锅子里翻滚着焦糖色的枇杷露,她牵着袖子往里头加川贝粉,一面搅拌一面道:“我那日不过顺嘴一提,谁知这柳氏竟真的上套了。”

    姚嬷嬷说是,“本就心怀鬼胎,出点什么事,并不稀奇。奴婢原也担心,怕周姨娘果真着了她的算计,特意派人往侯府上跑了一趟。那头带消息回来,让夫人不必担心,不过是侯爵夫人请君入瓮的手段罢了。”

    云畔点了点头,看锅子里的琵琶膏渐渐粘稠起来,探手拿布垫着锅子的把手,挪到了一旁的陶架子上。

    “爹爹怎么说呢?”她站起身,襻上了袖子。

    姚嬷嬷取罐子递过去,嘴里应承着:“侯爷自然不松口,想着自己家里悄悄处置,无奈金夫人不答应。后来强行将人送到控绒司,那地方进去容易出来难,侯爷又是个不会走后门的,把事撂下后,就再也不过问了。”

    云畔拿木勺将枇杷膏小心装进罐子里,心里也暗暗兴叹,遇见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女人的不幸。阿娘那时候受委屈,好歹仗着自己出身显贵,不过情上头落了个失望。柳氏则不一样,她的宠辱全系在爹爹一身,倘或爹爹不再管她,那她的一生就会惨无声息地寂灭,最后连一点响动也没有。

    不过人会落得怎样收场,都是自己的选择,同样是妾室,这里府上两位姨娘就安安稳稳颐养天年,整日没有一点烦心事。还有姨母府上两个妾室,由来温顺地依附着主母,熬得俨哥儿快入仕,兰芬也张罗了好人家,阖府上下,谁又敢不拿她们放在眼里?

    唯独这柳氏看不穿,想尽了法子找不痛快,倘或这次她要是不生那样恶毒的心思,又怎么会钻进别人张开的网兜里。想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无论控绒司接下来怎么处置,她想再回来,是决不能够了。

    也罢,好与不好都是她自己的缘法,自己听过便丢了手,忙着将枇杷膏装进罐子里,拿油纸仔细封存好,一瓶一瓶装进案上的小柜子。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不知李臣简怎么还不回来。

    他平常晚归,总会先打发人回来说一声的,今日却反常。云畔心里记挂,吩咐檎丹:“去院门上,找长松出去打探打探,看看公爷这会儿在哪里。”

    檎丹应了声是,打起门帘退出上房。数九严寒,屋子里倒是热暾暾的,但门帘子一掀起来,寒气便扑面呛人。

    檎丹打了个哆嗦,将手抄在衣襟下,匆匆沿着木廊往前院去。将要擦黑的当口,大雪夹裹在西北风里吹进抄手游廊,雪沫子飞到脸上瞬间融化,把先前有些晕乎乎的脑子冻得清醒过来。

    “长松……”她站在门房前喊,“长松……”

    里面的长松立刻应声出来,“檎丹姐姐,夫人有什么示下?”

    檎丹道:“夫人让你上衙门瞧瞧,公爷怎么还不回来……”

    嘴里说着,便听见马蹄飒踏到了门外台阶前。

    转头看,一队穿着铠甲的人马簇拥着马车回来,那阵仗,竟是以前没见过的。

    长松看了檎丹一眼,忙出门迎接。车门打开了,披着狐裘的李臣简从车内下来,那颀长的身姿站在冰天雪地里,即便到了隆冬身子不好,也依旧站得笔直。

    他拱了拱手,“多谢钱拥队拨冗护送。”

    那位钱拥队下马向他还了一礼,“公爷客气了,这是末将份内。天寒地冻,请公爷入内。”

    李臣简微微颔首,转身走进了大门内。

    身后沉重的门扉合了起来,轰然一声响,他静静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听外面马蹄声渐渐去远了,方举步走向后院。

    云畔不见他回来,总有些心神不宁,檎丹先行一步进来通禀,说公爷回来了,她便出门站在廊庑上张望。好容易看见他的身影,忙快步迎了上去,轻声问:“公爷今日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他笑了笑,“年关将近,朝中事情也多起来,留在禁中议事,耽搁到这时候。”

    云畔上前替他解下斗篷后,接过他的手炉,这时才发现手炉里的炭早就熄灭了。她心里愈发疑惑起来,不知究竟出了什么变故,让他连手炉凉了都不曾察觉。

    再看他的神情,依旧很从容,坐下盥了手,喝他每日定例的健脾润肺的汤药。

    想是空气中琵琶膏的甜香还没有消散,他笑着说:“今日又劳烦夫人,替我准备过冬的膏方了。”

    云畔抿唇一笑,转头吩咐跟前的女使婆子都退下,自己倒了杯熟水放在他手边,一面道:“我听檎丹进来禀报,说刚才有好些穿甲胄的人护送公爷回来……那些是侍卫司的人么?”

    他却不说话了,沉默了片刻才道:“是审刑院的人。”

    云畔一惊,“为什么?怎么又是审刑院的人?”

    她心里焦急,急得脸也红起来,他忙来宽慰她,说没事,“朝堂之上总有意见相左的时候,官家给下马威也不是一回两回,应付过去就好。”

    “可是……”她捏着帕子忧心忡忡,“审刑院是直属官家管辖的,最近频繁调动他们,我瞧着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她是个聪明的姑娘,自嫁给他之后,开始慢慢懂得官场上的种种。对付殿前司和侍卫司的指挥使,动用了审刑院,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但该来的总会来,这个时节,谁家门前不是一片腥风血雨。

    他顺势拉她在身旁坐下,以前总觉得她还小,不愿意让她操心朝中的事。但她如今日渐成熟,撑得起公爵府当家主母的名头了,有些事越不和她说,她心里便越着急,再不是糊弄两句,就能糊弄过去的了。

    “今日朝堂上,有人弹劾大哥纠结党羽、以权谋私。官家听信,下令大理寺‘穷治’。所谓的穷治,就是从重、从快、从严,只差将大哥押赴进大理寺了。”他垂着眼睫,语调缓慢地说,“我和大哥牵扯甚多,难免要受波及,且我又出言替他开脱了几句,官家震怒,下令审刑院盘查我,先前的排场,不是护送,是押送。不过你不必担心,这件事虽会有些曲折,但于我来说未必是坏事。如今朝中局势诡谲,暂且看不清官家心中所想,朝堂上渐次有臣僚开始依附大哥和三哥,这件事官家已经知道了。”

    云畔心头忐忑起来,惶然问他:“那么公爷呢?可有人依附公爷?”

    他摇了摇头,“上京人人知道我与陈国公交好,哪里会有人来依附我。那种场面上的热闹,最后大抵落个结党营私的罪名,我能置身事外,也亏得这两年的经营。只是……我上次同你说的话,你要记在心上,倘或咱们被迫需要分开一段时间,你就在家好好照顾阿娘和祖母,不必担心我。”

    云畔听他说完,立时白了脸。她记得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上次要她等他到春暖花开时,这句话一直令她耿耿于怀。本以为可能是一时的玩笑,结果今天又提起,看来朝中的这片暗涌着实波及了他,接下来怕是会有一段十分艰辛的路要走。

    可以拒绝么?好像不能够。这一瞬有种生离死别似的情绪笼罩在心头,再转念想想,他万事都有把握,总不会出错的,自己只要好好替他守住这个家,等这场风雨过后,就会否极泰来的。

    云畔深吸了口气,“家里一切有我,我会照顾好长辈和妹妹,可是……我也不能不担心你。公爷在外,一定要多加小心,我们既结成夫妻,就要一辈子在一起。分开一时一刻尚可以,分开十天半个月我也可以忍受,但若是再长……我就要生气了。”

    她说到最后,那种孩子气的恫吓,竟有些可爱的味道。

    他失笑,“你就要生气了么……那我想想办法,尽量不惹你生气。”

    她怨怼地看了他一眼,“我是说真的,你不要同我嬉皮笑脸。”

    他愣了下,看来果真生气了,便放下了脸上笑意,一本正经说:“我只是怕你忧愁……现在你总该看出来,为什么姨丈和姨母后悔将梅娘子许给我了。梅娘子太软弱,支撑不起魏国公府的门头,你能,你比她坚强,可越是如此,我越是觉得对不起你。”

    坚强的人,由来要比软弱的人承受更多,命运不公么?也许吧!但云畔并不因此怨恨,因为她得到的也比别人多。

    她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明日朝堂上还会有晤对么?明日审刑院的人不会再送你回来了吧?让辟邪和辟寒都跟着你……”想了想道,“对了,把长松也一并带上,倘或晚归,立刻打发人回来告诉我,免得我担心。”

    他颔首,略斟酌了下道:“若是不见我回来,我也没有派人知会你,你心里要有数,不必找我,命人看守好门户,第二日去找姨丈,他自会想办法护你周全的。”

    他这样郑重地叮嘱,看上去绝不是在打趣。云畔心头急跳,但知道事到临头,追问再多也没有用,便沉重地点了点头,哑声道:“该是劫难,我受着,可你一定要小心,我等着你回来。”

本站推荐:豪婿都市之最强狂兵超级全能学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我的微信连三界官梯神级透视神级龙卫总裁爹地宠上天深空彼岸

玲珑四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尤四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尤四姐并收藏玲珑四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