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玲珑四犯 > 第 3 章

第 3 章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

笔趣阁 www.biqiuge.net,最快更新玲珑四犯最新章节!

    第 3 章

    江珩匆匆嫁女,究竟打的什么算盘,自己心里知道。不过儿女大了总要成家的,巳巳今年十六,一般公侯人家,这么大的女儿再不舍也得筹划婚事了,自己是循着县主生前的安排替她完婚,其实也不算多无情。

    只是要说愧疚,免不得有些。这十几年自己偏向柳氏,对正妻和长女疏于照顾,到了孩子出嫁前夕了,但愿她不要留有怨恨才好。

    “父母和子女之间,终也应了那句话,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女儿出嫁,儿子为功名远赴他乡,都是人生的别离,爹爹希望你懂得这个道理。”江珩一手慢慢摩挲着酒盏,顿了顿又道,“你是我的长女,爹爹希望你一生富贵昌隆,到了郡公府上好好过日子,若是想家了,也可回来看看。你母亲虽不在了,家里还有爹爹,纵是为些琐碎事起过争执,父女哪里来的隔夜仇,爹爹终归是牵挂你的。”

    云畔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应道:“爹爹言重了,侯府是我母家,我就算到了天边,也会记着回来的。”

    其实他们并不真的盼她回来,她一说这话,柳氏脸上就黯了黯。雪畔更直接些,操着阴阳怪气的调门说:“郡公府那么高的门第,规矩必定比咱们家还森严。大姐姐上有公婆侍奉,又要操心自己院里的事,只怕平时不得闲。”

    云畔也不恼,转头看了她一眼,“公府规矩确实重,我读《颜氏家训》,里面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婚姻勿贪势家。妹妹谨记了,不为别的,就为将来能随时回家看看吧。”

    她绵里藏针,雪畔脸上立刻变得讪讪,心下又恼怒,恨自己气势上从未赢过她。

    有一种人,天生带着一副清高做派,你在她面前会无端觉得难望项背,甚至连她轻飘飘的一句话都难以反驳。江云畔就是这样的人。

    云畔并不将这个庶妹放在眼里,正色向江珩道:“爹爹放心,郡公府同在幽州,想回来一趟也不是难事。既然婚约早就有了,婚期也定下了,女儿没什么可说的,依着惯例行事就成了。”

    总之一场家宴下来,倒也和乐融融。

    饭罢了,檎丹搀她回院子,顺着长廊向前,边走边道:“还有二十日,咱们也得赶紧筹备起来。其实一处过得不舒心,换了另一处,也许就事事称意了。郡公府正经的皇亲,虽说几辈下来降了等,但这样的门第满幽州找,却也没有几家。”

    或许吧,反正自己对婚姻没有太多憧憬,不过到了这个年纪,做这年纪相当的事。父母之命不可违,好在如今律法对女子仁慈,若果然不好,还可以和离。

    只是夜里梦见阿娘了,还是以前的样子,绾着头,端端坐在窗前教导她礼仪。

    一只京瓷的莲花盏捏在她指尖,要放上天青的荷叶托盘,却是怎么放都有响声,急得她满头大汗。

    阿娘笑着,春光铺出一片柔软的大幕,阿娘像幕上精美的皮影,抬了抬手说:“急则莽撞,放得过快,难免会撞出声响,要是慢一些,你再试一试。”

    云畔依着她的话行事,这回终于可以俏然无声把盏放回托碟上了。阿娘抿出了笑靥,“就是要慢,慢则稳,贵女的精髓就在一个慢字上。”

    慢……这个字在脑海舌尖上滚动,半梦半醒间听见外面淅沥的雨声,她睁眼看向窗外,芭蕉树被浇淋一新,发出油绿的光来。

    木香和沉香隔帘见她坐起身,便来替她梳妆换衣裳。檎丹端着托盘进来的时候,她正站在桌前查看她刚做的墨锭,藤花色的大袖衫领缘镶滚薄纱,松松向后牵扯着,她低着头,拉伸出雪白的脖颈,那么娇嫩鲜焕,像水仙长出的嫩芽。

    “娘子昨日说想喝七宝姜粥,奴婢让厨上做了,娘子快来尝尝。”檎丹把盏放在小桌上,招呼云畔来坐。

    她挨过来,舀了一勺细细品咂,看见檎丹期待的眼神,笑着说:“正是这个味道,和我上年在夜市上吃的一模一样。”

    年轻女孩子的快乐本来就很简单,早前阿娘在时,她去过几次瓦市,后来在家服丧,已经有一年多规避那些热闹场合了。

    檎丹比她年长两岁,看她一点点把粥喝完,老妈子似的笑得和蔼。待她放下勺子,便递过唾盒服侍她漱口。一切刚收拾妥当,门上仆妇传话进来,说有客登门,专程来拜会小娘子。

    “拜会我?”云畔有些纳罕,站起身问,“是哪家的客?”

    仆妇停在廊下说:“回娘子,是东昌郡公府的公子。管事请他进前院花厅奉茶,打发婢子进来给娘子传话。”

    东昌郡公府的公子,那一定是二郎李昉。云畔和檎丹交换了下眼色,檎丹也显得有些茫然,但人既然来了,总要见一见的,于是整理一番挽上画帛,往前面花厅去了。

    已经定下亲事的两个人,见面也不必隔着屏障。幽州的建筑大抵连廊相接,坐在花厅里的人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抬眼看,永安侯嫡女带着女使,已经到了斜对面的木廊上。

    要说长相,江云畔可谓上佳,渔阳县主的独女,眉眼间自有一段清华气象。她的美不是一眼望得到底的,是一种初看惊艳,再看耐人寻味的别致。外面雨连天,她的眼睛里也有濛濛的烟雨,走到面前得体地道了个万福,并不因彼此的关系特殊,而显出羞涩和拘谨来。

    李昉回过神,向她做了一揖,“冒昧前来叨扰,还请小娘子见谅。”

    云畔也审视他,这人和她定了亲,其实之前只见过一面,未及说话,反正满耳听见的都是对他的称道。好话坏话,从别人嘴里传出来的听听则罢,她再见他,也还是觉得这人没什么特别,就是个出身显贵,仕途通达的年轻人模样。

    云畔让了让,“二公子客气了,有话请坐下说。”自己回身坐在花厅另一边,又命人换了茶饮,这才询问,“二公子今日来,想必是有要事相商吧?”

    李昉说是,略踟蹰了下才道:“小娘子服丧期间,我不便拜访,如今小娘子服满,我冒失登门,是有个不情之请。”

    没什么交情,却有不情之请,可见不是什么好事。

    云畔道:“二公子言重了,不知你这次来,府上可知道?”

    他摇头,“是我自己的主意,家里并不知情。”

    云畔说好,“公子请讲吧。”

    似乎这段话说出来需要莫大的勇气,他握了握覆在膝头的手才道:“昨日两家商定了婚期,小娘子应当已经听说了,不知小娘子对这桩婚事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话就说得古怪了,三书六礼过了大半,只差亲迎了,这时候再来问有没有想法,分明是他那头出了岔子,期待这头也有不满,两下里散伙,可以把伤害降到最低。

    云畔居然认真思量了一遍,最后还是摇头,“这桩婚事是承父母之命,哪里有我置喙的余地。二公子今天既然来了,总是有了自己的主张,请二公子言明,我在家父面前也好如实禀报。”

    她是个通透人,没等他说明来意,她就敏锐地察觉了。和这样的人说话不累,若不是生了变故,娶这么一位夫人回家倒也是福分。

    李昉看了她身边的女使一眼,本想请她屏退左右,但转念再一想,这事早晚也是人尽皆知,便没有什么可避讳的了,一鼓作气道:“请小娘子恕罪,这桩婚事……恐怕不能成了。我与资政殿大学士严公的孙女两情相悦,无奈结识在你我定亲之后,这段缘分就成了孽缘。我也曾想过就此断绝来往的,可有时身不由己……我想了又想,为免将来后悔,还是向小娘子说出实情的好。”

    他是和盘托出了,却惊坏了云畔身边的檎丹,她惊惶地看向云畔,“娘子……”

    资政殿大学士的孙女,门第不低,难怪郡公府迟迟不来重新请期,想必郡公夫妇也很为难吧。近日终于定下,是想逼李昉做了断,毕竟严家不是等闲人家,大资的孙女,也不可能纡尊降贵来郡公府做妾。

    只不过遇上这样的事,实在有点可笑,严家的女儿比柳烟桥棘手多了。云畔低头思忖了下,复又问李昉:“二公子是怎么打算呢?咱们两家在幽州都算有头脸,要是退亲悔婚,只怕会招人闲话。”

    李昉来前设想过她的反应,本以为她受不得这羞辱,会大发雷霆,没想到她竟这样平静。她只是担心后面的事不好处理,话语间也有息事宁人的意思,他的心就放回了肚子里,坦然说:“娘子的脸面比我重要,就请侯府退婚吧。总是我不如小娘子的意,将来小娘子再行婚配,也不会折损小娘子的名声。”

    这么听来竟像成全了她似的,让人嗒然。

    云畔对这门婚事本就没有多大兴致,退了也不觉得遗憾,只可惜爹爹的计划被打乱了,还得想别的办法打发她。

    目下呢,先应付这位李二郎要紧,她微微挪动一下身子,字斟句酌道:“其实这事二公子应当向家父言明,我是闺阁女子,做不了那么大的主。今日你既来和我说了,我自然会程禀家父,到时候究竟怎么处置,还要听家父的意思。”

    谁知那李昉浮起一丝轻慢的神气来,“我也不讳言,当初我母亲定下这门亲事,是仰县主出自名门,开国侯府家风严谨。后来县主仙逝,贵府上婢妾行女君之职,江侯处理家务……看来并不在行。因此我索性来拜会小娘子,”他起身向她长长作了一揖,“是既白有负小娘子,将来小娘子若有差遣,既白赴汤蹈火还小娘子的大恩。”

    云畔这回有点不悦了,凉声道:“二公子是因为另有所爱,才登门求我退婚的,我们府上家务,不劳公子费心。后头的事,父亲怎么处置我暂且不知道,我这里对公子有个要求,公子能办到,咱们再议退婚的事。”

    李昉也发觉自己失礼了,一时有些难堪,便拱手说:“小娘子请讲。”

    “公子再定亲,不得早于我。”云畔站起身,偏头打量他,“不知公子能否办到?”

    李昉没想到她会提这样的要求,一时有些犹豫,“这……”

    “怎么?难道严家小娘子等不得?”等不得,那可更有说头了,云畔笑了笑,“这不光是保全我的名声,更是保全你们二位的体面,请公子细思量吧。”

    到底这种要求也不算过分,李昉思量一番便应准了。

    等他走后,檎丹才惨然望着云畔喃喃:“娘子受委屈了,怎么遇上这样的事……”

    云畔虽也有些不高兴,但并不遗憾,人心时刻都会变,定亲前阿娘遣人仔细打探,都说李家二郎是个洁身自好的青年,不想一年后成了这样。

    她忽然明白了昨晚的梦,可能阿娘也察觉李昉有异,才让她“慢”——婚前看清,总比婚后和离好。

    她不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没了这桩婚事,反倒一身轻松,欢欢喜喜说:“再过几天就是繁花宴了,你预备预备。城外现在风景很好,咱们难得出门,尽兴玩一回吧。”

本站推荐:豪婿都市之最强狂兵超级全能学生重生之都市仙尊我的微信连三界官梯神级透视神级龙卫总裁爹地宠上天深空彼岸

玲珑四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尤四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尤四姐并收藏玲珑四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