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居然有点萌

第一百九十三章 居然有点萌

作者:一吨大苹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biqiuge.net,最快更新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最新章节!

    “你出门这么久的吗?手里领着的这些都是啥?”在张桐那个仅有一百十六平米的房子里,江华正穿着居家衣盘坐在沙发上,嘴里一边啃着一根超干牛肉干,一边在用笔记本电脑写写画画的记录着什么。

    张桐提着大包小包的袋子回家,他举着袋子说道:“糖果。我们的事情要先准备一下喜糖吧。这东西先备好,还有香烟和酒。这些我都去淮海选好了。糖果是肖潇一个一个试吃的,选出了最好吃的十几种,让我们自己在慢慢选。或者是喜包里直接放十几个不同的糖果。”

    “行,这些事情你定下来就行了。”江华对于喜糖喜烟这些东西没有太多的意见,只要张桐选定了,那就可以了。

    江华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忙。她要列出一份表格来,是她所需要宴请的名单。

    “

    “诶,你再打表格?”

    “对。”

    “这是宾客的名字?”

    “是的。”

    “这事不该是你妈做的吗?”

    “我妈是负责老家那边的亲戚,和她路上的朋友。老家的亲戚我是认不全的,只能靠她了。我这边是请我这里的同学,还有同事朋友什么的。”

    张桐看了看长长的名单,有些咂舌:“这么多的吗?都要请?”

    “当然都要请了。这些人我当初可都是包了红包的!最少的那个都有五百块。最多的那个给了两千。这些年净是参加别人的婚礼了,人不到礼也到。算一算包出去的红包钱应该都可以买一辆汽车了。”

    有的事情还真的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红色炸弹被称为红色炸弹不是没有愿意你的。

    新人结婚是好事,但包红包这个压力实在是太重了。

    其实真正的来算,婚礼这件事,不管是包红包还是收红包其实压力都很大。发红包的自然不用说了,而收红包的其实也不是很爽。

    因为现在物价腾贵,酒店价格飞涨,婚庆价格也不便宜。就不以淮海这样的超大城市为例。以一个人均收入在四千元每月的国内四线城市为例。

    中档次的酒店,没有海鲜(不算便宜的贝壳类)但是带牛羊肉的中等酒席,十八个菜(含凉菜)不算酒水,一桌的价格在一千二到一千五左右。而如果是带海鲜,比如说皮皮虾梭子蟹这样的基础海鲜,一桌的价格能涨到一千八。要是上波龙面包蟹这样的大海鲜,那么一桌的价格接近三千。

    而一桌只能做十个人。要是家中宾客朋友多,可能要开上二三十桌都不止。这对于很多新婚家庭来说都是一个很重的负担。

    什么?靠红包礼金收回来?

    呵呵,太天真了。

    因为现在的红色炸弹太多了,再加上物价腾贵,房贷压力重。所以四五线城市的大多数普通人在给红包的时候可没那么大方。一般朋友三百就差不多够意思了,五百块就已经相当可以了。能包到八百一千的,那要么是很好的朋友,要么就是关系很近的亲戚了。

    酒席席面,人均差不多要一百五十块。要是包了五百块,一个人来吃,那就还行,新人还能赚到。但要是一家三口都来,那就要亏了。因为除了酒席之外,还有酒水和烟糖。

    那种包了三百的,要是带着一家三口都来,那就叫做亏大发了。

    所以在这个本该是很幸福的婚礼,却会折腾的来宾和新人的口袋都变得空空如也。

    算到这些账,江华忍不住搓了把脸。

    “哇,这样算,我们要举办婚礼的话好像会亏很多钱啊。”江华越算越觉得不合适。

    “这点钱还亏得起。”张桐安慰着。

    “这是觉得心里亏得慌。感觉钱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做面子花这么多,感觉不是很合适啊。”

    “我就是觉得很亏啊。”江华抓了抓头发,她从小就被教育着要节约用钱的她,虽然现在有了钱(万长青的赏金)。

    但是她依旧不想要大手大脚的花钱。

    “算了,这事以后在考虑吧。具体怎么办再说。”

    江华一时间头脑有些乱,所以干脆就转换话题:“老张,你今天出门碰到什么问题没有?”

    “我能有什么问题啊。”张桐呵呵笑了两声,同时剥了一颗巧克力给江华吃。

    “唔,这个巧克力好吃。什么牌子的?我们婚礼就用这个。”

    “歌帝梵的,味道不错,就是有点贵。刚刚说哪了?哦,对了。我是没什么问题。就是今天出门的时候有奇奇怪怪的人跟踪我。”

    张桐说道这里,江华一拍脑袋:“哈”

    “这事情我差点都忘记了。那个奇怪的人有没有找你麻烦。哦,不对,是你有没有找他的麻烦。你没把人给弄伤吧,有没有惹上麻烦啊。”

    从前江华不知道张桐的实力的时候还有可能担心一下张桐是否会受伤什么的。但是现在知道了张桐的实力之后,他只害怕张桐去伤害别人了。

    背景资料审查处的人不管怎么说都算是公务系统内部的人员。要是把人弄伤了,或者是老张让人出个意外什么的,那可就很麻烦了。以老张的能力可是很容易把一起命案伪装成一场意外身亡的。

    面对着江华忧心忡忡的询问,张桐摊摊手表示:“没有,完全没有。人还好好的呢。还请我喝了杯咖啡,五块钱一杯的。”可不是嘛,首杯免费,第二杯十元。算起来不就是十块钱一杯的咖啡嘛。

    “你没和人起冲突?”

    “没有。为什么要起冲突。”

    “唔,这不太对劲啊。审查处的人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他们不是说要对你进行严格的政审吗?”

    张桐看了眼江华:“说道这个,我要提醒你一句。有人可能会插手我们的婚礼,甚至有可能给我们下绊子。”

    “嗯?怎么说?”江华不知道张桐这话从何讲起。

    张桐将今天所听闻的事情告诉了江华:“因为审查处新上任的家伙是和你我有着仇怨的皇甫青松!”

    淮海某处办公楼内。只见一雄壮的男子对着自己的手下大发雷霆。

    “李们这些吃干饭的家佛!你们要做的任务呢?楞勒?!丢去辣里啦?!”发火者正是皇甫青松,别说,他现在发火说话莫名的还有一丝萌萌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