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3 旁流

推荐阅读:全职高手暗影神座狂野术士传奇大英雄全能运动员天才后卫网游之神级分解师德鲁伊之王末世图腾王朝教父

笔趣阁 www.biqiuge.net,最快更新网游之王者再战最新章节!

    “确认:段天峰已经来到了塔尼亚城。”

    懒散地躺坐在塔尼亚的其中一座偏僻的酒馆门内,良辰美玉旁若无人地举起了自己手中一直不停摇晃着酒液的酒杯,来自其中一名自由之翼玩家的低声禀报随后也在那暗红色的酒液后方响起,在安静的酒馆内一同闪烁着诡谲的光:“这一次应该不是楼语殇他们故意放出来的烟幕弹,而是真的潜入了城内,一直维持着控制权的‘隐匿者’已经确认了他们的行踪,虽然——”

    “虽然是用自己的性命确认的,对吧?”停下了摇晃暗红色酒杯的动作,良辰美玉发出了一声嘲讽的嗤笑:“早告诉过你们绝对不要出手绝对不要出手,你们就是不听,就连我都在他的面前铩羽而归了,就你们的那点斤两,你们还妄想着能给他造成什么麻烦不成?”

    “不,没有,我们一直严格按照会长大人的命令行事。”急忙低下头来的那名自由之翼玩家把自己眼中闪过的那丝不悦隐藏了起来:“我们——不,下面的几个弟兄只是觉得有些不忿,想用自己的一份力量为会长大人出出气呢。”

    “都已经在对方手下吃过那么多次亏,你们还有什么好试探的。”翘起的腿随意地搭在一边,良辰美玉斜着眼睛将酒杯重新放在了面前的桌面上:“让我猜猜,那几个不长眼的家伙应该不是为了什么所谓会长的面子,而是单纯只是一不小心被发现了行踪,然后当做地下水道的黑色软泥小怪一起清理了吧?”

    “……”

    “好了,我也不是要因此而怪罪你们。”

    看着对面的手下一言不发的样子,失去了兴趣的良辰美玉也跟着收起了自己的嘲讽之音,那同样收起的沉敛双目中也渐渐迸发出了危险的光芒,与之相伴的还有那淡淡自语声内散发开来的恶意:“哼,不过这样一来,他们的目标也已经确定了……嘿,想来也是,换做是我的话,我也肯定会先去那个地方啊。”

    “但是塔尼亚的熔炉,与别的地方的熔炉可是不同的。”手指捻动着酒杯的杯脚,这位青衫剑士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阴笑:“你们就尽管‘收归己用’吧,等这股能量像毒液一样流入地脉之后,你们的麻烦就大了。”

    “还有一件事,会长大人。”装作没有听见良辰美玉此时的阴恻低语,自由之翼的那位成员硬着头皮继续提醒道:“家主大人再度过问计划的进展,先前安排的计划现在究竟如何,有没有收到您之前保证的效果——家主大人想要及时了解一下。”

    “嘁,不用管他。”发出了一声比之前更加明显的嗤笑,良辰美玉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一本正经地板起了认真而又严肃的脸:“好吧,你就这样回禀家主大人,就说——一切正在按照计划进行,万事都很顺利。”

    “有他身边的秘书大人在这里监督着我,难道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向着自己身边长椅另一侧端坐在那里的一名头戴黑色皮帽、身穿黑色正装、用墨镜遮住了大半张面庞的短发苗条女性伸手示意了一下,良辰美玉渐渐放大的笑声不停地回荡在这座偏僻无人的酒馆空间内,同样陪着干笑声的那名自由之翼会员随后也只得讪讪地向后退去,最后伴着良辰美玉毫不留情的打发声音消失在了门外:“好了,不要继续打搅我的休息了,出去吧。”

    “你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啊。”空无一人的酒馆内,那位端坐在原地的苗条女性随后也摘下了墨镜,将她圆顶皮帽之下的一双大大的丹凤眼显露了出来:“对待你自己的会员态度都这么恶劣,你就不怕他们去家主面前告小黑状吗?”

    “他们要是真有这个胆量去干这种小人之事,他们也不会分到我这边来当什么表面手下,跟我天天在这里唱双簧了。”收敛起了自己的笑声,坐起身来的良辰美玉双手交叠着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这不是还有你在嘛。”

    “哼。”回答他的则是那名女性毫不留情的一声冷哼:“太过明显的举动和行径,我也无法替你隐瞒,家主大人派我来进行‘监视’本就是一次巧合,你可不要当了真,不小心暴露了我们的关系……哎,你干什么呀?”

    “我当然知道你的重要性了,小宝贝。”

    不知何时凑到了黑衣女性的身侧,良辰美玉伸手轻轻地搂过了对方纤细的腰肢,那帅气而又英俊的面庞也因为刻意摆出的微笑而显得魔性十足,与那火热的气息一同不停喷吐着令女性心动神摇的魅力:“盈盈一握——啧啧啧,爱不释手,爱不释手啊。”

    “这不也就是在虚拟世界里才会有这样的效果么?这个所谓的自由冒险世界。”没有挣脱开对方的环抱,媚眼如丝的女性半推着良辰美玉的胸膛不悦地回答道:“就像你这张可以美化过的帅脸一样,谁还不知道是个假的?”

    “但你不得不承认,‘虚假’看起来反而更容易让人接受。”良辰美玉发出了两声桀桀怪笑:“也更让你们这些爱好‘年轻人’的贵妇欢喜,不是么?”

    “你,你这冤家,也不知道我上辈子究竟欠了你什么……好啦好啦快停手!外面还有人呢!”

    “但是我看中了你,可不仅仅是看中了你的身份和地位。”

    伸出一根手指按住了对方丰厚圆润的嘴唇,良辰美玉那近在咫尺的情话攻击依旧没有停止:“相比你‘偶然’被派到这边来当我助手兼监察者的机会,我更看重我们两个人可以单独相处的时间,这才是上天给予我的赏赐和段庆年那个老家伙从未想到过的‘疏漏’,不是么?”

    “那岂止是疏漏,那简直就是瞎了眼。”不再挣扎的女性明媚的丹凤眼也跟着微微竖起:“要是他知道我们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的话,他说不定会气炸的。”

    “当然,你刚才的提醒我也不会忘记,毕竟我也不想浪费这个偶得的机会。”轻声在对方的耳边呢喃着,良辰美玉的双眼中却是迸发出了令人心寒的光芒:“我会用好上天赐予我的这份良机,以及你对我的期待。”

    “计划不会改变,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相互拥抱依偎在一起的景象里,青衫剑士低声回答道。

    “一会儿我就去那边露个面,顺便……将比赛的进程稍微推动一下。”

    ***************************

    “两个盾战士并排组合出了铜墙铁壁,但却没有挡住流尘的突破!他面对左右两侧拍马赶到的包夹,到底能不能——啊!多么漂亮的蝴蝶舞步!”

    “最后的伤害已经补足,大象鼻子战队的魔法师也正是宣告倒下,剑士一个潇洒的回旋斩逼退了周围的对手,但身陷重围的态势却是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哦!他跳到了通道的上方!那里居然还有空间?”

    “一直不是本地团队的人,居然对这座城市的地下水道有着如此深刻的了解,而且还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用上了它!精彩!力量与智慧的完美体现啊!”

    “失去了队伍里的最高输出火力,大象鼻子战队已经无法对遁逃的那位剑士玩家产生丝毫威胁了,他们只能且战且退,绞尽脑汁开始挽回已经失去平衡的战局……哦哟。”

    依旧不断回荡在整座城市玩家耳边的播报声音自从江湖宣告比赛开始之后就从未停止,酒客最多的各大酒馆内甚至也一如之前神山时期重新开始播放起了实时转播影像,正在激情解说着其中一场比赛的繁花似锦激情澎湃的声音却是在某个时刻骤然停止,似乎是在他眼前的精彩乱战里发现了不同凡响的一丝异常:“等一下,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那道身影……是不是有点眼熟?”

    “我们现在正在收听收看的是虚空战队与大象鼻子战队之间的正式决斗,在这场比赛没有结束之前,我们不适合将转播信号切换到另外的地方。”作为嘉宾被邀请而来的东丰拉面随后也跟着亮起了自己提醒的嗓音:“至于你刚才注意到的那个方向——没错,刚才我也注意到了,从那个通道的尽头闪过的几道身影,的确拥有着令人熟悉的‘老朋友’的味道呢。”

    “那个方向……是塔尼亚地下熔炉中心的位置,是吧?”繁花似锦适时地回应道:“自从上一次塔尼亚剧变之后便被世人所知,后被议长帕米尔阁下拍板决定的全新开放区域,实施自由经营策略之后为无数玩家和自由世界提供了诸多便利,带动的发展速度也吸引了更多的商贾甚至魔法师前来造访……要是那个家伙来到这里,游览的第一站也应该是这个地方才对,哈哈哈哈哈!”

    “哎哟哟,我这样说出去是不是不太好?算了算了,不管了。”说到这里的解说员毫无责任心地大笑了起来:“要是真的有人听到我们的这番话,然后带着人去找他麻烦的话——”

    “那就让他自求多福吧!”

    密集的金属碰撞营造出激烈的战斗声音,在地下熔炉中心熙熙攘攘的喧嚣中或多或少地掀起了一丝风浪,早已知晓比赛内容的他们对这些通道深处传来的细碎杂音也显得漠不关心,正如他们之前面对拂风的魔法师闹事的时候那般从容——本着熔炉周围高等级行会云集和高能量汇聚的现状,已经在这里混迹良久的玩家们对这个看上去没有任何防卫力量的地下市场反倒抱有极大的安全信心,这种视威胁如草芥的态度原本也影响着每一个前来此地的商人与顾客,被裹挟在其中的段青此时却好像并不在此列:“……虽然应该没有继续来闹事的家伙们了,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总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呢?”

    “大概是你还在被人盯着吧。”

    背着双手独自闲庭信步在能量光柱周边的环形廊道中,来自段青心中的某成熟女性的声音也开始半开玩笑地回答道:“毕竟是我心爱的魔法学徒,这种无法掩盖的优秀和魅力,自然也会吸引到无数旁人的目光呢。”

    “得了吧,现在又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指了指自己看上去空无一物的头顶上方,段青自顾自地摆了摆手:“抹掉一些必要的信息之后,原本的伪装也就显示出了应有的效果了,只要不是刻意找上门来,没有人可以确定我就是现在大红大紫、被那帮不当人的无良者们捧到天上的‘断天之刃’。”

    “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妨碍到我们的行动。”

    已经第三次经过了熔炉的脚步停在了若有若无不停飘过周围的目光之间,驻足在人群中的段青低下的眉头也跟着微微皱起:“怎么样?有什么进展?”

    “我明白你之前刻意提醒我的那些信息指的是什么,既然是塔达亚人留下的遗产,那必然就跟不同于我们时空的某种存在有一定的瓜葛与牵连。”薇尔莉特原本轻佻而又俏皮的话音也跟着收敛了起来:“在不解决这个问题的前提下强行并联到我们掌握的地脉网络中……唔,即便是无主的能量,‘相容性’上恐怕也有一定的差别呢。”

    “没关系,现在只是在论证可行性。”段青摸着鼻子低着头:“在未经公国允许之下强行并入网络,恐怕会引起不小的纷争呢,这件事至少也要跟帕米尔谈过之后才行。”

    “如果可能的话,你最好找那几个公国的遗老们谈一谈,比如福特森——他大概是最有可能解答这个问题的人。”薇尔莉特的声音在段青心里显得无比清晰:“在没有搞清楚能量的来源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动手。”

    “……如果强行动手的话,最坏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每一座熔炉都是地脉的‘出入口’,庞大的能量甚至有可能成为打开里世界大门的通道,但如果在这堆‘管路’里混入一根来历不明的‘旁路’的话,地脉的运转很有可能会陷入混乱。”

    “也就是说……轰。”

    灰袍魔法师拉着兜帽的上延,抬头望着耀眼能量光柱的上方:“把整个世界炸上天?”

    “或许比那还要严重。”薇尔莉特叹息着回答道。

    “你也不想成为我这样的存在,不是么?”

本站推荐:全职高手敛财人生[综].重生之最强剑神文明之万界领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超神机械师网游之修罗传说网游之最强传说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拣宝

网游之王者再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遗忘之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遗忘之志并收藏网游之王者再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