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明朝当海盗 > 214 以彼还彼

214 以彼还彼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银狐续南明唐砖

笔趣阁 www.biqiuge.net,最快更新回到明朝当海盗最新章节!

    大航海时代是一场投机者的盛宴,也是故步自封老牌强国、古国的末日,土耳其彻底步下神坛,埃及印度先后陷落,传说中的几位西方列强先后崛起,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展开了殖民全球的旅程。≥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始终是个异类。

    他并未像同样古老的印度那样被立刻殖民,他扛了很久很久,扛过了葡萄牙的滋扰,荷兰的侵略,至大航海时代的尾声,才终被英国轰开国门。

    沉睡雄狮是好听的说法,东亚病夫则是难听的那个。

    可以说,沉睡是一种态度,病夫则是这个态度产生的结果。

    要醒来,要比谁都清醒,要健康,要比谁都强大,先于一切的就是纠正这个态度,让人们看清这个世界,讲明白真正的游戏规则。

    首先要说清的一点是,弗朗机是强盗没错,但绝不是咱们大伙这样的强盗,更不是倭寇那样的强盗,而是全球化贸易化的强盗,他不洗劫你的家舍,而是吃干净你的未来。

    只论南洋,葡萄牙最重的心血投在马六甲,便是曾经大明的属国满刺加,捏住欧亚航路的必经之地也没什么高深的想法,只为垄断整条航线。

    天下舰船数以万计,谁不知东方满地皆黄金?谁不知搞几艘船就可以贩货?

    可大多数人知道了也没有办法,因为马六甲在弗朗机手中,他们远比收过路费的新加坡要贪婪,除本国指定人外,其余舰船想都甭想,皆为走私。

    所谓的指定人,包括但不限于皇亲国戚,宗教首脑,拿沙加路来说,他自己在欧洲也是有爵位的,跟某某都是沾亲的。

    葡萄牙就是用这种方式,控制航线关键的枢纽港口,控制重要货品的原产地,总而垄断整条航线,整个大洋的利益。

    顺便的,他们会传递天主的福音,打压甚至屠杀异教徒,这个比利亚半岛的小国,人口面积均不及浙江的地方,就此一跃成为世界的轴心。

    要与属下说清楚的一点就是,我们的确是来抢弗朗机的,但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抢,我们来此是要取而代之,解放航路、港口与城市,让我们的船只可以自由安全的通行。我们有这样的武力,我们才是真正的无敌舰队,为什么不这么做?

    建立真正的秩序,以武治海,从被我们保护的商队身上抽成,光明正大赚取利润。我们不再是贼寇,而是海军,我们不再是秩序的破坏者,而是秩序的制定和维护者,是和平的使者,我们的子孙可以坐地收钱,不必再打家劫舍,为什么不这么做?

    杨长帆说了很久,有人懂了,有人不愿意懂,有人一个字都没听懂。

    没关系,慢慢的,都会懂的,只要有收益,自然会有更多的支持者。

    长篇大论之后,马老板终于返回,苏莱曼国王请杨长帆上岸,要亲自接见并商议事宜。按照马老板的观察,国王虽然很抵触它国船队在自家地盘上晃悠这件事,但相比于尊重他们信仰的郑和号,国王显然更抵触以天主名义搞侵略的弗朗机。

    可不管怎么说,总不可能就这么让舰队靠岸,具体怎么搞还是要聊的。

    杨长帆倒也不怕,就此携亲信登岸,国王不可能,也不敢有丝毫的敌意,只因徽王府第一舰队是可以让他们灭国的存在。更何况,你不认识我,总该知道郑和与大明吧。

    ……

    京城严府,老严,严嵩,大严,严世藩已收拾好行囊,整装待发回老家。这么走自然是不甘的,要交代好后面的事。

    于是,他们叫来了小严,严世藩长子严鸿亟。严鸿亟年方二十五,无论相貌神色都更像严嵩一些,外加与父亲聚少离多,与祖父朝夕相处,因而虽身处大富大贵之家,性格上却也没那么张狂,就连老婆也只有一房。

    嘉靖一言不和废了严嵩严世藩,却从未牵扯过严鸿亟。小严幸免于难,本该低调混事,但严嵩倒了,并不意味着严党没了,严党只要在,就要有个主心骨,就像徽王府在,就必须有个徽王,不管他在九州还是东番,只要姓汪就可以。

    因此,党系重任,压到了吏部右侍郎严鸿亟的肩膀上。

    祖孙三代聚于一堂,依旧严世藩主事,短短几天,他已将一切计划妥当。

    党斗心术,他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但他现在认怂了。

    “徐阶,不在我之下。”严世藩这次身边不再有歌姬与美酒,神色也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凝重与严肃。他经过太多的大风大浪,每次都只略施小计便得风平浪静,管他什么尚书总督,我该享乐享乐,该喝酒喝酒,他一度认为,除了那位喜怒不定的神仙,他不畏惧任何人。

    但这一次他真的被麻痹了,一个活得比自家的柴狗还要卑躬屈膝的人,酝酿了整件事情。

    事出之后,严世藩八方运作,抽丝剥茧,一层一层把事情拨开。

    要搞自己,是神仙的主意。

    神仙是谁请来的呢?是蓝道行。

    那么继续,蓝道行是谁请来的呢?

    查问打听,翻看典籍,走访老臣过后,终于确定,是很久以前一个叫何心隐的人介绍进宫的。

    何心隐是什么人呢?心学泰斗,泰州学派传人,左到要烧孔庙的人物,人称何狂。这样的人自然不会科举的,相反,他甚至还死结党派,这当然是不允许的,理所应当入狱,而且这人入狱不止一次,只是每次都有人保他出来,不了了之,其在心学内部还有相当的地位。就是这样,他坚强活了下来,而且越活越好,越活越左,

    这样左的人,恨不得把皇上都砍了,更何况一任首辅。

    那么最后一次保他出来,给他饭吃让他在北京厮混的人又是谁呢?

    徐阶。

    另外一条线,亲操弹劾重任的邹应龙,心学江右学派。

    徐阶,心学江右学派。

    心学这个深坑,不能挖,一挖就没完了,深了去了,也是严世藩够手段,才能挖到这一步。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一向小看所谓的心学与徐阶了。

    “鸿亟。”严世藩凝视儿子,“这一次,我们要以彼还彼。”

    “他们有神仙,我们也可以有。”

    “他们的神仙说人话,我们的也要说。”

    “与人斗,我们从未输过。”

    “与神斗,也不过如此。”

    “罗列罪名逮捕何心隐,聚群臣之力劾蓝道行。除此二人后,咱们的神仙进宫,如法炮制,指杀徐阶!”

    严世藩狞笑道:“倒要看看,是咱们的神仙厉害,还是他的神仙厉害。”

本站推荐:医妃惊世神医小农女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邪王追妻绍宋神医毒妃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回到明朝当海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给您添蘑菇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给您添蘑菇啦并收藏回到明朝当海盗最新章节